我不想当有故事的人。

与洛。:

吹不动,吹不散

鹰婕:


<琐碎深情>


剪指甲,脚趾甲。掏耳朵。洗头发,吹干,发尾剪短一厘米。

做完这些事情,感觉焕然,好像没什么不可以重新来过。

这样干净得连各种可能性都大大增加的小快乐,

只能是属于一个人的,冷静又沉默的快乐。


不可以重新来过的,比如感情,经历,某个拥抱,某个眼神,或者某个人。

大至整个人生与生命。

可以周而复始重头来过的,大概只是自身起伏的情绪。

以及爱的勇气和状态。

除此之外,高山不复高山,远水不复远水。


《春光乍泄》里,何宝荣对黎耀辉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但最后...

© 不想躲进衣橱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