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有故事的人。

鹰婕:

<琐碎深情>

 

剪指甲,脚趾甲。掏耳朵。洗头发,吹干,发尾剪短一厘米。

做完这些事情,感觉焕然,好像没什么不可以重新来过。

这样干净得连各种可能性都大大增加的小快乐,

只能是属于一个人的,冷静又沉默的快乐。

 

不可以重新来过的,比如感情,经历,某个拥抱,某个眼神,或者某个人。

大至整个人生与生命。

可以周而复始重头来过的,大概只是自身起伏的情绪。

以及爱的勇气和状态。

除此之外,高山不复高山,远水不复远水。

 

《春光乍泄》里,何宝荣对黎耀辉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但最后,只剩黎耀辉自己一人伫立在偌大的瀑布前,

我感觉瀑布快要将他淹没,背影孤独得,让人想去触碰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我终于来到伊瓜苏,觉得好难过,因为我始终觉得,

站在瀑布下面的,应该是两个人。”

 

事情的走向如此,都回不去的,也没什么从头来过。

人生荒原中相遇,借彼此安慰取暖,一起走一段人生路,

或长或短,无论如何,爱过,拥有过。

你可以落泪,但别因此感到难过。

 

L,其实我想说给你听。

 

当时我们睡前躺在床上,我听你讲你的故事,

感觉有液体滑过我耳际,戛然落入耳廓。像是一艘孤舟突然靠了岸。

然而你我都还是在人海中漂泊的人啊。

你以为某个人会是岸,但其实他并不是。

于是你扬起头发继续逆流而上。

你说你在寻找一个岸,但却亲手推开了一个已经是岸的男人。

我有好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

世事曲折坎坷如此,或许这是Timing不对,

好的爱情,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但你的心太不安定,即使是像他那样包容的岸,你也是停不下来的。

我相信在感情里,一切发生自有道理。

中途你下了车,而他还在车上坐着,

他需要的是一个好好坐在他身边的人,

而你需要步履笃定去经历大好年华的风霜雨雪。

 

我总是想到电影To The Wonder,

法国女人睁着大眼睛,眼神认真又慵懒,

对男人说道,我不奢求太多,只求我们一起走一段路而已。

像是已经预料到结局一般,开头这段话却是说得潇洒又漂亮。

当年我在失恋后不久重温这部电影,

这句话让我流泪满面的同时,也真正让我顿时清醒。

 

情侣,其实都是某段人生路的旅伴。

相携着去看一段风景,走一段路,享受一段甜蜜时光。

而后内心风景变化,向往景致变化,两个人就走到了分岔路口,

说声再见,就再也不见了。

 

之后对待感情,冷静了下来,也谨慎了不少,

很多时候大概都是因为想到这句话。我们一起,走一段路而已。

不禁会想到,那短短这段时间往后的时光呢,

曾经跟你无比熟悉亲密的人,又要变得无关紧要老死不相往来?

如果这个人是你心里珍惜的人,是你觉得一辈子都想要有交集的人,那一定会舍不得。

 

以前我是个勇敢去爱的人,现在我也是,

但我学会把自己藏起来。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一起走一段路后,在感情的岔路口,就此别过,各自好好生活,活得更好更丰盈,

大概就是这样一段感情可以给的最圆满结局。

 

我懂得那种因为内心的漂泊感而让自己陷入混沌境地的状态,

我也经历过,深深地。

辗转于不同的拥抱带来的不过是内心的更加干涸。

大概只有真的经历过,才知其中滋味苦涩难噎。

生硬的拥抱我不想要,温暖才是我要的。

真正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时候,会时时欢喜雀跃如孩童,

不管年纪多大,我们都只是孩子。

有一次跟一个姑娘说到,喜欢一个人时,身体是不会骗人的,

你会很想靠近他,会忍不住触碰到他。

他如果触碰到你,你会觉得像是小小触了电,小小震颤之外是一颗心开了花。

而如果是一个不喜欢或者无感的人,

对方靠近的时候,你都会不自觉把身体抽开,

如果对方碰到了你,你可能还会起鸡皮疙瘩,觉得好恶心。

 

真的走过了那一段漫长的路,

自己一颗心终是中止了漂泊。

尝过生硬的苦头之后,也才会加倍珍惜每个小小的温暖片段。

那些不加称谓没有开头没有结尾的对话,

那些想到什么说什么的坦白,

其实都是琐碎的深情。

 

 

评论
热度(622)
  1. 清辰Slyvia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2. 薇兮未系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 不想躲进衣橱里 | Powered by LOFTER